满馨

关于坦克们的恋爱 (不完全统计)

在王者峡谷里,最憋屈的职位就是坦克了,简单来说就是挡伤害的。一身肥大膘粗,光是那体型,就已经吓退了不少人,更别说谈什么恋爱了。

这天几个坦克围在一起发发牢骚,诉说着自己的不公。先是廉颇同学发言:“呵,今天,我可遇到一个高手,她手持千斤重的铁锤在战场上杀敌。我见她是女子,便不禁放松些力道,待我俩打在一起时,我居然有些感到力不从心。”“哟,廉颇。看来,你是碰上钟大妈钟无艳了。她那锤子,砸下来真是会要人命啊。”旁边吃瓜的刘邦不禁插嘴道。话才说完,就被廉颇粗暴地推出了门,“长得像你这样的坦克不(shi)配(he)在这里说话。”以及那巨大的关门声。
 
少了一个油嘴滑舌之人,屋子里清净了许多。但又不知是哪位仁兄后发言,屋子里又恢复了吵吵闹闹的画面。白起和钟馗表示并不想怎么说话,而墨子只想保护好稷下,呃……拉上庄周?(话说庄周怎么没被推出去)“额…什么?恋爱吗?没什么兴趣啊,只想睡觉,别吵醒我哦。”以上是庄周小可爱原话。

“嗯…苏烈啊,你年轻是曾是书生吧。肯定,很多女子对你爱慕不已吧?”没见人闻其声,又不知是哪位欠揍之人在此发论。听到这话时,倒时触动了苏烈的心弦,自己年轻时又曾朝朝暮暮过许多呢?心中只是不免闪过几次绯红的身影,和那时曾在院下前的舞步。以及在倾盆大雨之时曾借取的那把伞,也不过怀念。只是到现在,再多事事早已抛散云烟,又何必再去想曾经的落叶之事?

见苏烈没什么反映,又将话语延向了乖巧地坐在旁边的程咬金。“咬金啊,你常年在战场上奔波,是否遇到过令己心动之人。”“哦,心动之人?”本不善于考想的金金对此并没有多少想法,更不曾注意战场上的美女子,只是惊叹她们的力量和勇气。像上次那位手持冰雪法杖的蓝发女子,本以为她敌不过那些壮汉,却没想到只是挥挥法杖凝结冰雪而击退了她们。这使他想起上上次遇到的那位召唤水流的女子,只是蓝发女子的法术更纯切强大。

 
End——?

觉跳。轻微狐跳

觉视角
 
我是觉,怎么说,我只是比较毒舌,比较而已,没有那些家伙们说的那样“毒”。总之,也不能全怪我。实在是那些家伙们太愚蠢了,简直不能太傻,傻到无可理喻,那个地步不是常妖所想到的。你会在想他们为什么会活到现在,现在居然还活着……

其中有个傻到不能再傻的,蠢到不能再蠢的,叫什么来着,跳跳哥哥?他绝对是个代表性妖物,在那些家伙里面。头上插着根箭,背着个棺材,走在大街上别人都会以为他脑子有问题。但他自我感觉十分良好,没有一点不好,仿佛这很正常……(这从来都不正常,一点都不好)
 
“哥哥吗?他一直都很好啊,对我们很关心,只是有时候处理方式不怎么好。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哥哥,对我们而言。”这是他妹妹——跳跳妹妹说的话,然后接下来一秒后被一个狐耳狐样的妖领走了。他们的动作还算亲密的,仿佛是热恋中的情人(好像本来就是?)嗯,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。不到一分钟,跳哥来了,背着一个比平时高数十倍的棺材,火冒三丈的,眉毛都成了“倒八字”,他这副模样怪可笑的。然后他和还算冷静地问我有没有看到一个狐耳狐样的妖?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撒狗粮了,我如实说了,并很好心地指了指方向。然后他怒气冲冲地走了,好像还听到了后面那句“死狐狸你拿命来!”以及那巨大的砸棺材声。——换作平常我会好好捉弄他一番,但今天……
 
“哦?跳哥,不好意思,没啥好讲的。他脑筋死转活不过来啊,他的行为举止想必你是知道的。所以,没必要再多谈。”这是他弟弟——跳跳弟弟对他的评价。言语不是很多,但也能感到对自己傻哥哥的操心。而且,尽管自己哥哥脑子不太好使,对其有过怨言,却曾来没有抛弃他——这就是亲人吧。
 
好吧就是这么一个妖,一个很傻的妖,居然让我有点——心灵上的……
“跳哥!你在做什么,啊啊啊啊!你今天真的是——又想被揍是不是?”

宠物后院
自家犬神没觉醒
希望两只能引来一些可爱的小狗了

轮回

青坊主视角


在我的家族里,有一个传说,每隔五百年我们家族里就会有一个人跟蛇妖相恋,而往往没有好结局。恰好,距离上次“人蛇恋”过去的五百年,我正好出生。这也意味着我会跟蛇妖相恋。家人们都很担心我,直至他们临终前也放不下心。然而我并不这么想,并不认为如传说一样。我真的会跟蛇妖相恋吗?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妖怪呢?我经常会没事想这些问题。但这真的简直荒诞至极。

好吧,我的确有过一段恋爱,但不是跟蛇妖相恋,是暗恋。我深深地爱着她,但她却爱着另外一个人。现在还记得她经常来不及吃早餐,所以小时候我常帮她买早餐,有时候还是自己亲手做的。但却看见她把我给她的早餐给了另外一个人。

我还帮过她追她喜欢的人,经常帮她出主意啊,约会时给她建议穿什么样的衣服啊,帮她去买礼物啊什么的。活脱脱一个备胎,一个男闺蜜。最后他让她等他回来,说会回来等她。这桩姻缘算是结果了,但是回想起来,心还是会隐隐作痛啊。

到最后,我看破红尘,选择了出家。顶多一边念经一边打木鱼,学会双手合十以及念阿弥陀佛。祝她幸福,但不是祝他们幸福。

又过了十几年,村里突然出现一个人头蛇尾的妖怪,我突然想起那个传说。但此时我已经感觉不会再爱了,终认为那个传说不可能成真。对此事也不是那么在意。可我万万没想到,那个妖怪竟是她,她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。她说,那个男人就躲在我的寺庙里,她要找到他并杀了他。事到如今,我还会再纵容她吗?答案是会的。我让她找,随她怎么样。但是她杀了他还要再杀了这些村民。我看到了那些纷纷逃窜的人们,心中也不是滋味。正当我还在思考时,一声惨叫把我从思考中拉回现实。她现在要杀死一个小女孩。那个小女孩很像她,跟她一样漂亮,一样有自己爱慕之人,可唯独没有一个随时随地跟在她身边的男孩。或许是对小女孩的怜悯,还是怎么样,我及时出手救了小女孩。

“够了,清姬!”我朝她吼道。她明显的愣了一下,接着便大笑起来,一阵阵笑声像尖刀一样狠狠地刺着我的心,那撕心裂肺的痛。她开始发狂,取而代之的是那有毒的火焰。村民们央求我杀了这妖怪——杀了她。我从她眼里看到了绝望,还有那自暴自弃的语言,“你杀了我啊,杀了我啊,哈哈哈啊!”我愣住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反倒是她自己自尽了。到最后,我还是没能向她表白我的心意。

犬鸟。

姑获鸟比犬神早一天来寨里。黄昏看见阿妈身后跟着一个秋田犬?他背着个房子,手里拿着一把长刀,有一只小雀在他周围飞来飞去。

阿妈告诉我们,他叫犬神,是阿妈刚抽出来的。阿妈看起来很开心,昨天抽到我一个sr,今天又抽到一个sr,可谓是双喜临门。

哇啊,他的脸毛茸茸的,好可爱!但还是没小宝宝可爱。以及他周围飞来飞去的小雀也很可爱诶!不过一个狗狗干嘛要背着那么大的武器?

啊啊啊,想起来了,他就是上次那个阻止我带走小宝宝照顾的狗。唔唔…我就是看小宝宝没人看照我就去照顾嘛,就是小宝宝太可爱了,我想抱回去照顾嘛。唉,你吼我干嘛,我,我不抱走小宝宝了行不行。额,那…不抱走小宝宝就抱走你了嘛。

传闻。。。

伪博晴

神乐视角
 
严重ooc

感觉自从我哥来了之后,寨里谣言风波四起。最多的就是我哥和晴明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……

恩??

作为妹妹肯定是帮助我哥迎娶嫂子走上人生巅峰,于是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八百比丘尼姐姐。她告诉我博雅来她这里询问了很多次:“你知不知道晴明在哪?”

额。。。好像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

于是我和八百比丘尼决定帮助我哥迎娶嫂子走上人生巅峰。然后在中秋节这天,决定让他们两个人好好“聊几下天”。

中秋节好不容易到了,等得我是已经快失去信仰了。转眼就看见这些小妖在赏(da)月(qing)吃(ma)月(qiao)饼:坐在贝壳中的人鱼女孩给了怀中的水濑一个月饼,并且说着一些奇思妙想的话;拿着禅杖的僧人给了后面一个人首蛇身的女子一个月饼;平时恶趣味的拿着叉子的妖竟红着脸邀请人赏月;早就该去撩妹的狐妖奇迹般没去街上搭讪女孩,不过还是在拿着月饼和苹果糖逗一个未成年小妹妹…………

哦~这世界到处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,只有我(加上八百比丘尼)还留这单身的清香——滚!我才不吞下这狗粮。

时机快到了,我压抑这激动的心情,走路带风地快步到八百比丘尼那,来自腐女欣喜般的微笑道:“比丘尼姐姐陪我去逛游灯街吧。”未等比丘尼回答,旁边的晴明就说:“神乐,八百比丘尼今天她太累了,要不我陪你去街上玩吧?”刹那间,我看到八百比丘尼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,但又平息了下去。瞬间抓起我的手用每秒50米的速度跑出寨外,边跑边说:“不用了,我一点也不累,顺便也想去街上逛逛……”

院内两大老爷们也终于开始聊起天来。“话说,你们那个占卜师是什么来历啊?”“她叫八百比丘尼,因为误食了人鱼肉,所以长生不老。”“噢,长生不老啊,那么她现在该有多少岁啊?”“…………”“不过,活了那么久,也会感到厌烦吧?”“…………”

走在街上的我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,我问了问旁边的八百比丘尼:“他们聊一次天要多久啊”“几小时多吧。。。”“…………”于是我们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,突然我指了指右方向,拉着八百比丘尼的手腕一直狂甩,“啊,比丘尼姐姐,我们去玩那个吧。”她看着那地方愣了几秒,眼光露出悲情的声色……“额额,比丘尼姐姐我不玩了,我们快走吧。”

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八百比丘尼拍了拍我的肩膀,告诉我: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但是,我眼睛真的,有问题。”我同情地应了几声。

《无题》??

闻名天下的剑仙李白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韩信自然也知道。他和李白过几天不久就有一场在王者峡谷的战斗,剑仙的实力肯定是不容小觑的。同样都是野区杠把子,谁输谁赢决定了野区是谁家的。韩信也在为此苦恼,要是自己打不过李白呢?总之,碰上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,无论是谁,都会有压力吧。然后,韩信在想这件事想到三更半夜还在想。半夜起来上厕所的刘邦莫名看着还在阳台上思考的韩信。。。“'诶,重言你在阳台上干嘛嘞,还不睡觉?”刘邦表示被吓得不轻。“我啊,我在想过几天王者峡谷的事情。”刘•仓鼠•邦认为自己的下属心里绝对受刺激了,一个粗大佬爷们竟然变得这样像个女子一样多愁善感起来。

第二天早晨,还打着哈欠的刘邦不经意瞟了眼院子。嗯?等等,在院子中耍枪的那人长得怎么特像韩信?等等,那马尾辫红毛不就是韩信吗?“欸,重言又在干嘛,平常叫你死活裹着被子不起来,今天你怎么。。。等等你丫一晚上都没睡吧!”“啊,我昨天晚上睡不着想着没事就耍几会儿枪,这不,没想到就到了早上。”韩信不好意思地抓了几下头发。“我天,不行。这事必须找子房商量一下,韩信你今天太邪门了。”

听完全部的事事经过,张良淡定喝了一口茶,接着说到:“依我来看来,韩将军恐怕是压力过大造成的,暂时且让他好好放松一下吧。”听完张良的建议,刘邦把韩信送(推)出家门,给了他几两银子,让他自个上街玩去了。临走时还不忘配上一句“玩得开心”,然后“碰”的一声把大门关了,这局面简直就是送走“瘟疫”还差不多。

被送(推)出家门的韩信此时在大街上游逛着,目光停留在了一个卖头绳的小摊上。小摊老板见他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,对韩信说了一句:“小伙子你看我这头绳怎么样啊,喜欢就买给自己心仪之人吧。”心仪之人?开玩笑,我哪有心仪之人啊。不过,看着这头绳这么漂亮就买了吧。

买完头绳的韩信刚好路过怡红院,(韩信:开玩笑,我是个好孩子我怎么可能进怡红院呢?)没走几步就听到那些青楼女子的笑声,咦咦咦,太酥麻了。听得韩信心里直起鸡皮疙瘩,不由得加快了回府的脚步。

回到府的韩信心里舒了一口气,呼~怡红院真是太可怕了,我人生中再也不想去第二次,哪怕是路过。韩信这样想着。但是看着自己买回来的头绳心里还是感到一阵美好。想着买回来的头绳,韩信就想笑,笑着走路一蹦哒一蹦哒蹦哒回府。看完这全慕的刘邦不禁觉得自己下属更加反常了,转头问了问身旁的张良。张良只是表达韩信已经没压力了,就是变得更少女心而已。

凤凰于飞x花好人间(新年皮肤)

新年到!屋外人家都在放鞭炮,噼噼啪啪的声音无一不在表达对新的一年的祝贺。不过…这一年居然下了雪,以往几年都不曾下过雪的啊……这样也好,没准可以在户外打打雪仗,堆堆雪人。但是…真的好奇怪啊。甄姬这样想着,时不时望望在外边玩耍的孩子们。

想着望着,甄姬一点都没注意到推门而入的王昭君。不经意地回过头,甄姬看着站在椅子旁的王昭君。“昭君,你怎么来了?”“我呀,就是来看看你。进门就看见你在望着窗外发呆,在想什么呢?”“没想什么。哦,对了,凤白呢,没跟你过来?”“他呀,一大早就说要找韩信约战,谁知道他想要干嘛。”

“好了,甄姬,快陪我去外面赏雪啦。”没等甄姬回答,昭君就拉着她跑出了门外。望着天空飘下来的鹅毛大雪,甄姬心里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,也许是在想着自己的曾经。“我上学时啊,老师教过一篇课文。大意记得不太清了,只记得他问把空中的雪比作什么,有人回答说像一把撒在空中的盐,有人说像风吹的柳絮。甄姬,你认为像什么呢?”

就像,我对你的那份,不敢说的爱啊……